古代安康水利工程地下水资源的开发利用

  根据考古调查得知,新石器时代晚期安康市柳家河遗址便已开始种植水稻。水稻栽培需要温暖的气候,充足的雨量,更需地势平坦,水源充分而又可得以灌溉方能种植。安康注入汉江各支流阶地,无疑为水稻栽培提供了极好的自然条件,这说明取给衣食的农业生产与兴修水利有至为重要的关系。

  早在春秋之际,安康汉阴一带便有了园圃作业。园圃种植用井水灌溉,农人抱瓮入井汲水,方法很笨拙,于是应需要而产生了桔槔。庄周《南华经》载:“子贡南游于楚,反于晋,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凿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滑滑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子贡曰:“有械于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夫子不欲乎?”为圃者仰而视之曰:“奈何?”曰“凿木为械,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如沃汤,其名为槔。””这里的“有械于此”,便是指竖立井边的桔。地下水资源的开发,对农业生产,特别是园圃业的发展,无疑有重要意义。

  所谓桔槔者,《庄子·天地篇》解释说:“号引之则俯,舍之则仰”,是用一根直木,一根横木及木桶(盛水器)、重石块、长绳等材料组成的吊杆。直木竖立于井边,横木以其中部用绳横挂在竖立直木的顶上,横木的一端用绳系着重石块,一端用长绳系着木桶,浸入井中,则重石块一端即上升,当其放平后,桶即带水上升。这种利用杠杆原理而制成的提水器,就省力增产而言,比较抱瓮入井汲水,确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因为《庄子》这篇故事的流传,汉阴被后人称为“抱瓮之乡”。在县北龙岗修筑灌台,供人凭吊,至今遗迹尤存。清嘉庆朝汉阴举人茹金,有《重修丈人亭并灌合碑记》,其文日:“周丈人崇祀乡贤祠,流芳己非一代。生于周,故亲以周隐其姓氏,故亲以大人。抱瓮灌园,耻为桔槔,후然葛怀遗风,前人吟咏凭吊不一而足矣。乃或以说见《南华外篇》,目为漆园寓言,疑焉而不信。夫江汉曾被王之化,终南上接太乙之精,当春秋时,岂无高尚士潜生其问。况可考者,邑北城外振龙岗数十武,旧有亭,名丈人亭。亭旁有台,号灌园台,上删石如兌状,下承以盘,瓮方圆不盈丈,而古色烂,字青石赤,其文浸灭难骤辨,摩挲若隶篆然。较较峋喽碑,岐阳碣鼓不多让,望而知为汉唐以上物,几经风雨兵更不少改易,盖可护有灵足为古贤哲印证者。”

  战国至两汉时期,水利灌溉又有了新的发展,劳动群众在平川地区广泛利用地下水资源,开凿水井,汲水灌田。在安康市汉滨区的刘家营、江家店、许家台、黄洋铺,石泉喜河街、潭家湾(并在这发现了五口水井群),紫阳的曹家坝、白马石,旬阳的小河北、鲁家坝等战国秦汉遗址中皆可以看到水井遗迹,并且在发掘的战国秦汉墓葬中,亦有不少陶井及水桶模型明器出土。开凿水井既能满足人畜饮用,又能解决田地灌溉,所以特别引起人们的注意。

  战国秦汉时期,安康地区的水井开凿技术已很成熟,从发现的这批水井看,规格皆很整齐,一般深约7-8米,内径1——1.2米,口径0.8米左右,上小下大,构成倒倒锥形。井壁有的用特制的陶井圈,一节一节联接起来;有的用略带弧度的特制砖,一层一层叠砌而成,甚至还有在井口四周垒以巨石,筑成方形井台的。安康五里镇江家店遗址出土的筑有方台的水井,现在仍可饮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