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领导雷倒的施工日志

  现在是2017年12月14日上午10点一刻,位置在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大牛地气田32#集气站东两公里外的D66-118井的井场。温度较之早晨的-19°C已有很大回温——-5°C够温暖的了。风力大约5~6级吧(幸好备有施工用挡风棚)?在外面全副武装好,手和头都被δ≥150mm厚的棉制品保护好就不怎么冷了,此行目的和往常一样来井口监火。监火就是监督和稍加指导工人的动火作业,确保动火作业的安全。工程术语,我只是根据自己的意思说的,不明白也无所谓了。

  人员是我,还有我们项目部旗下的二机组——小黑、李小帅等6人。小黑顾名思义就是人黑吗!所以项目部的人员一致以他的体色代替他的称谓并都觉得太恰当不过了!时间久了,他也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一超给力的称谓。李小帅,其实一点也不帅,并且一点也不小,是个36岁左右满脸胡渣渣的中年人,他最醒目的地方就是他的那两颗大黄牙!一笑起来格外显眼,我起初怀疑他是把玉米粒的中间掏空,然后套在了牙齿上。不过要真那样的话他吃饭会很麻烦而且有可能还会落入碗里的,可我每次看他吃饭都格外香甜。他大口吞咽食物的时候,我是偷偷检查过他的牙齿是否被吞进去的。但结果是看见那两排黄黄的东西十分有利的撕断食物,并且切开,然后嘴部和舌头的肌肉一起努力配合着把食物运到食道里了;但这样使我得到的另一个结果是我恶心的吃不下饭,仿佛那些食物已全部进入了我的肠胃。

  不过他们对我都特尊敬,所以我不会向他们耍手段,所以我很喜欢他们配合施工,所以在他们吃饭时我是不会在一起吃的。从上午10点左右到这:注醇管线MPa阀门,一个压力表丝头,一个DN20等径三通,一个DN20异径三通,几个弯头;还有采气管线MPa闸阀,一个压力表丝头,一个DN40等径三通,一个DN10温度计套管,相应几个弯头,在短短两个小时内被错落有致的安装完毕。因为我们的挖沟队没有把沟挖到位,而后又用了相同的时间来挖管线与井口连接的管沟,XX的。我们的挖沟队不知当时是咋挖的!要知道当时是机械挖而且气温尚高,现在已进入冬季,沙土一冻铁锹根本不顶事。所以在大约两米的管沟上,我们的李小帅队长带着他的几个弟兄轮番上阵才把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在两个小时内把它搞定。接下来和往常一样只剩下按部就班的与管线连头了、、、、、、

  唉!就此得到两个结论:其一,安装井口这样快与昨天的井口装置预制有直接关系,预制深度越大在现场安装施工中就越容易越直接,但也不易过大,那样可能导致预制的东西用不上,还得在切割掉重新焊接。其二,就是上个工序如果做不好,直接影响下一个工序,就比如上个工序的管沟开挖没有到位,导致我们的李小帅队长多撒了两个小时的汗,使本来不帅的脸更加不帅,这说起来简单,但我们每个工程施工中最主要的矛盾也在于此,而且最主要是效率下来了,Money也就挣得少了。

  唉!领导让写施工日志,而我已经逃了这么久,再不写觉得对不起他给的Money了!所以在这个阳光明媚北风呼啸寒气逼手脚冰凉的午后码了这篇东西,虽说有点不成应用文体统,但总结经验和对过程的把握还是值得看的,日志就是日志,简洁性的语言,不可能面面俱到,否则不就成论文了,对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