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国花木产业发展现状、问题与对策

  吴世光,杭州园暢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中国花卉协会绿化观赏苗木分会副秘书长,浙江省花协副秘书长,浙江省植物学会园林植物分会副会长。

  1. 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我国花卉苗木产业已形成了庞大的产销市场和完整的产业链,成为世界最大的花木产销国。

  2. 据农业部统计数据,到2015年底,全国花木种植面积达130.55万公顷,销售总额1302.57亿元,出口总额6.20亿美元,,花(苗)农175.11万人,从业人员518.54万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23.36万人。

  3. 花木作为具有宏观需求的生态产品,其生态低碳功能和观赏美化作用不可替代,且涉及到40多个相关行业,影响到上千万人,尤其是农民的就业(仅花木产业直接从业人员就达500多万人,间接从业人员达数千万),花木产销直接经济数据超千亿元,间接经济数据(全产业链及其相关产业)上万亿元。

  花木产业因此成为全国各地花(苗)农就业和增收的重要产业(与生产一般农作物相比,花木亩产收益数倍于农作物)。

  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和“三期叠加”的深度调整中,不仅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存在产能过剩和去库存的巨大压力,园林花木产业也深受其影响,“三去一降一补”的压力也存在。危机中,全行焦虑与悲观情绪漫延。跑路者、砍苗者、转行者、资金链断裂裁员者都有,有的花(苗)农甚至发出“种苗还是种庄稼”的疑问。

  据林业部门信息,目前全国苗木存圃量约600亿株,但年使用量包括造林苗只能用250亿至300亿株,存量远超需求与销售能力,产能过剩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从产品分析,一些传统品种由于高度同质化,存量巨大,出现了价格大跌和滞销,成为苗木生产者的棘手问题。

  受宏观经济下行和土地政策收缩影响,园林苗木两大主要市场——市政和房地产萎缩,园林工程施工量锐减。花木严重滞销,价格一路下滑甚至有跌破成本价。但同时有相当的项目找不到适用的苗木,尤其是优质高端苗木,形成“买难卖难”的怪圈。

  花木产销周期长、流动性和变现能力不足,花木生产资金来源大多为间接融资,“融资难、融资贵”常态化,一方面市场需求低迷、销售减少、价格下降,一方面要素成本不断上升,在双重挤压下,许多花木生产者尤其是规模化苗圃经营企业资金周转困难,甚至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苗木产业土地成本、人工成本、物料成本、机械与物流成本不断攀升,有的苗圃销售收入不足以支撑运营开支,维持苗圃再生产非常困难。

  花木企业合格的苗圃经理、专业技术负责人和熟练工严重缺乏,生产管理粗放,资源浪费大、产销率低、效率效益大打折扣,并且蕴藏着极大的经营风险。

  因此,花木产业须淘汰落后产能,清理无商业价值的垃圾苗,着力去产能,消化存量,从供给端和需求端两方面着手,进行苗木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对花木产业发展和产能过剩的问题,如何采取有效办法控增量、去存量,除通过市场的作用消化外,还需有关方面统筹考虑解决。

  1. 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苗木商品率和优质率,形成产品系列,满足新经济形势下市场和用户多样性、个性化与功能性需求,从源头上解决产品生产与应用的不对称、不适应矛盾,解决“买难卖难”痼疾。

  2. 理清思路重新定位,理性对待苗圃规模化扩张,严肃对待跟风种植和同质化竞争,保持差异化生产经营和建立产品系列,形成“高端有市场、中端有支持、低端有保障”产销格局;

  3. 对现有苗木进行梳理,根据市场与用户需求调整销售模式和价格,不惜售,不盲目存大苗,盘活存量,加快周转,确保现金流不断,这是活下来的保障;

  4. 对现有苗圃进项改造,在确保主营产品和苗木质量的基础上,向苗旅结合、林苗一体、园艺生产靠拢,突破园林苗木单一市场的束缚,创建多渠道、多市场、多个收入来源的经营;

  5. 适应新常态、运用新技术,主动拥抱互联网,积极与资本对接,用互联网思维提升经营效率和效益,用资本运营解决“资金瓶颈”,扩充经营品质与内涵。

  6. 练好内功,调整产品结构,研发新优产品,完善经营管理,减低成本,增收节支,防控风险。

  7. 关注宏观政策、寻找和把握商机,在困难中寻找和发现机会,如与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战略投资项目有效对接。

  8. 从容淡定做中长线经营,而非急功近利做短线,花木生产者要抛弃以往“速生+快钱+暴利”的心态,建立“品质+应用效果+用户满意度”的心智模型,用高品质的产品和精准的服务,解决用户痛点,满足其对生态产品多样性与个性化需求,用“服务即营销”的新理念赢得市场和用户。

  1. 从中央顶层设计,制定花木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性意见和政策,将花木产业列入大农业发展范畴,从解决三农问题,发展农村经济、解决农村就业、促进农村脱贫和农民增收的战略高度支持花木产业发展。

  2. 采取积极措施消化苗木过剩产能。大批砍苗既是一种经济损失,更是资源的极大浪费。在我国森林覆盖率和绿化覆盖率远低于发达国家(我国目前森林覆盖率为21.63%,人均森林面积只有世界人均的1/4;我国力争到2020年森林覆盖率提高到23.04%,),大量裸露的国土荒山荒地尚未绿化,环境污染生态严重恶化的国情下,把过剩的苗木,尤其是苗圃培育了多年的具有生态功能的乔木砍掉,实在可惜。应从国家政策和环保层面考虑,通过与荒坡造林、平原绿化、“三边四旁”绿化、风沙治理、碳汇交易等项目对接,把这些过剩的苗木利用起来,发挥作用。

  3. 多部门协调,多管齐下、多渠道消化苗木产能,保护花(苗)农利益,通过ppp和EPC项目推进和实施,与花木专业合作社、花木龙头企业对接,按市场规则进行定向采购,助推花木降产能。

  4. 鼓励花木企业研发和科技创新(新品种、新技术、新种植方式、新运营模式)并给予政策和资金扶持,并重点培育和扶持一批龙头企业。

  5. 对花木产业运用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进行花木产销经营的给予政策和资金支持。

  6. 对花木生产应用容器化、机械化、设施化等现代技术给予政策和财政支持.。

  7. 对花木产业给予融资支持,解决花木企业和花(苗)农“融资难、融资贵”的困难。

  根据“五大发展理念”,从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大背景和长远看,党和国家把生态保护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逐步实施和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战略的推进,尤其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和“十三五规划”启动“绿色发展”引擎,“实施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和修复工程,开展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以及海绵城市和基础建设投资,再加上国家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的基本完成,我国经济形势将逐步企稳向好,进入新的良性发展阶段,对苗木等生态产品的需求依然旺盛巨大,我们应从战略眼光和前瞻性看待花卉苗木产业,克服目前的困难,通过创新促进苗木产业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